您的位置: 首页 >  意甲 >  正文内容

风尘潇潇最新章节_ 第4章 诗会(一)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承德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小童还在思考中,只听得一高声呵斥

    “怎么还不去干活?又在这里偷懒吗?”

    “是,好的,鲁师傅,啊不,鲁总管!”咦,怎么声音不对?

    “哈哈,你还真怕鲁大头啊!哈哈哈!”来的人却是是胖子同学,

    “你大爷的!就知道吃吃吃,下课就跑来饭堂,想干嘛?”说着小童转身走向食堂

    “生我者父母也,知我者,大哥你也,嘿嘿嘿这不是看着要开饭了吗?嘿嘿,来跟着吃点好的。不过也不是白吃。”

    “你才是白痴,赶紧的,付钱!这次一共三贯又六百文,给你打个折,三贯半。你看如何?”

    “这么贵,你怎么不去抢啊!不是给钱,我是来请你今天晚上去启发启发灵感。”

    “不去,我可是要努力看书的人。”

    “妙玉坊你不去?”

    妙玉坊可是太平县当红的青楼,去一次的花销可是不便宜,那可是有名的销金窟。

    “妙玉坊?!”小童上下打量着胖子“这地方你确定请我去?你那点零用钱都不够还我的饭钱,还要请我去妙玉坊?”

    “嘿嘿,这不是有诗会吗?有人请客为什么不去?”

    “诗会?什么诗会?”

    “这可是城中富商肖家办的诗会,咱们书院可是很多人都有帖子。”

    “你是说城中首富肖家?在青楼办诗会?有钱真是好。”小童转念一想说道:“那是不是能见到太平县的花魁了?”

    “何止太平县,上个月可是有金陵来的花魁到太平县来着,现在还在呢,今天晚上可是有机会见到啊!”

   &滨州羊羔疯治疗哪家医院专业nbsp;“呦呵!看来这次你很有诚意嘛,胖子!”

    “那是啊!所以中午来些好的?”

    “哈哈哈哈,想的美!”

    下午并没有教谕来教授新课,主要都是学生的自习,对于小童来说没有什么可以练习的,只能是梦会周公。

    夕阳西下时,书院终于敲响了下课的鼓声。对于学习了一天的学生而言,今天是休沐前的最后一天,一个月后就是大比了。乘此机会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从而更好的应对大比。此次大比获得好的名次,就会被推举到金陵的书院深造,这可是对于各位学子可遇不可求的机会。

    和胖子走在去妙玉坊的路上,小童不得不感慨当古代的繁华。由于梁朝没有宵禁,人们可以尽情地在夜晚饮酒高歌。繁华的背后也是透露着隐忧,在书院也是听教谕和学正们不止一次的提及北方各个蛮族的威胁越来愈大,朝堂上也是一直对是战是和犹豫不决。

    “和宋朝还真是像啊!”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听着熟悉的小贩的叫卖声,小童不禁感慨道。

    “什么是宋朝?”胖子疑惑道

    “哦,没什么,只是话本中的朝代。”还没等胖子回话,就听到一阵阵别样的“叫卖”声

    “哎呦,两位爷里边请啊!我们这里可是有最好的姑娘”

    “客官,慢走啊!下回再来啊。”

    小童心想:’我靠,这位是有多快,这才酉时(17时至19时)三刻,就结束战斗回家了,佩服佩服’

    不大一会,两人就步行到了妙玉坊门口。只见这座二层小楼别样精致,墙体门廊,和窗柱木砖,可谓精雕细刻。正面的朱漆廊柱,雕梁画栋,彩绘雀替极为漂亮。

    “原来是张公子,快快请进,诗会就快开始了,我家老爷已经在里面了!”说着,门口的下人就要将胖子同学往里引。

    “好的,这位是我同窗,与我同来,一道入内吧。”

    “原来是选择哪种药物治疗癫痫病好张公子的同窗,必然是有大才之人,快快请进。”

    待走入门内一看更是别有洞天。小楼的各处都有雀替木雕,又以不同的花卉和雀类区分开来。梅,菊,兰等等,喜而不俗,艳而不丽。能弄出如此装饰的人物,定然不是寻常人,也不怪这妙玉坊能够在“竞争”如此激烈的行业一枝独秀。

    还没等到小童对整个小楼品评完,只听到一阵爽朗之声。

    “哈哈哈哈,张世侄”只见一个中年的胖大叔,一身白色绸缎衣服,踱步而来。

    “小子见过肖叔叔。容我介绍,这位是我同窗,姓周,名潇桐”胖子又转身道“这位是本府城首富,肖老爷。”

    “什么肖老爷,你与双珉交好,可与他一样叫我一声叔叔就好。”

    “肖叔叔好!”

    “来来来,快快入座,诗会就等你们开始了。”

    ……

    太平县内的大大小小的“才子们”基本都来到这里来,美其名曰“交流才学”,其实大多数估计都是为了来看花魁而已。

    “大家请安静,本届太平诗会小弟田守光忝为东主,却是叨光肖明朗,肖老爷惠的东道,在座的各位都是饱学之士,将来多多亲近亲近。”

    肖老爷连忙拱手,一叠声说道江南路盘龙虎踞人杰地灵,自己此次举办诗会也是附庸风雅,多多向各位青年才俊请教。

    肖老爷话虽然说得谦和,但是一来是无奈这些才子哪一个不是眼高于顶,二来这些“豺子”的主要目的可是花魁,没有几个人理会他,只有稀稀落落的应和几声“叨扰”。

    肖老爷神色不变,一副平和的样子,正待开口介绍众人之时,小童只听得身后一阵嘈杂之声。

    “这没有了我们白公子,也敢号称是太平县诗会?”

    “就是就是,你们这是看不上我们白公子身份,还是说看不上白公子的才学?”

  &nbs开封市哪家医院治疗羊羔疯专业p; 只见来了一帮’才子’,为首的自然是白长青。

    肖老爷此时显得略微有些吃惊,不过很快便镇定下来,拱手上前“哪里是看不上白公子,只是觉得白公子一定在勤学苦读,没有时间,所以就没有舔脸邀请,还望白公子海涵。”说着弯腰对其行礼。

    小童在一边看的极为差异,按理说这肖老爷既然举办诗会就应该邀请这位县令公子,但是却偏偏没有。如果是与县令关系不好,那么也不用太给白长青面子,现在这位的态度就很值得玩味了。

    “没想到,他也来了,哼!”胖子不满道

    “我说胖子啊,为何这个诗会只请了你,但是没有请白长青?”

    没想到这一问,胖子居然还有点脸红了,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来。

    “我擦,有情况啊!快点说,要不以后没饭吃。”

    一听说没饭吃,胖子立马就怂了,“我听我爹说这诗会,是他让肖叔叔办的,目的嘛,就是为了在大比之前给我提升一下名声。这肖老爷和我爹关系比较好,和县令大人嘛,就是,你懂得。”

    听完这个,小童也是一脸无语的表情,感情为了个名声,就托人办个这么大的诗会。这钱够我吃多少顿饭了,欲哭无泪啊!有个好爹真的很重要。

    不过胖子的后半句话倒是提醒了小童,这位肖老爷能在和县令关系不好的情况下做到首富,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再说那边,既然肖老爷把姿态放的那么低,白长青自然也没有了闹事的由头,悻悻然地坐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听完这位肖老爷的介绍,小童才知道,今天来的并不是什么都是大儒学者,大多是本县的青年秀才公。其中有几位已在金陵书院就读了,据说品级已经有了中品的水平。其中有一人名叫方圆,如今已是中下之品。可谓是太平县内年轻一辈中,水平最高者。

    不大一会,介绍完毕,各自入座,这诗会也终于要开始了。

    肖老爷上台一拱手道:“诸位,今日诗会,只比文采,不比武学。所做诗作题材不限,各位才子大可畅所欲言治愈羊癫疯大概需要多少费用。所作诗词都会由金陵花魁,柳如烟小姐品评。如果哪位才子的作品能入得柳大家的青眼,此人当为今晚的入幕之宾。”

    只见台下站起一位书生,“在下宋常敏,太平儒家书院学子,偶有拙作一首,还望诸位品评。春风拂柳绿如葱,鹤鸣湖畔唤醉翁,自言今朝几时许,何似庄蝶何似梦。”

    “宋兄此诗,寄景言志,实是佳作。鄙人白长青,在此抛砖引玉”

    这货怎么这么早就站起来了,这是要先声夺人啊。小童捅了捅胖子小声道:“还不赶紧上,不然一会没机会了。”

    还不待胖子同学起身发言,只听得白长青摆袖吟道:“风雪夜未央,疏影一枝香,花开七八朵,逾冷逾凝香。”

    “白兄大才,非我等能及。”

    “白兄托物言志,力求如梅一般凌寒独立,做花中之君子”

    “想必今日白兄,可是对这位花魁娘子志在必得了啊!”

    一时间,阿谀之词四起,和白长青一道来的几人,已然一副当为本届魁首的架势。

    这位白长青也是有些飘飘然,四周作揖道“小可虽不比当世大家,不过在这太平县能胜过我的人也没有几个吧。”

    说罢转过身来,对在此桌上的胖子和小童说道“怎么样?此诗你可胜得过?想来也是不行的。”还没等小童和胖子接话,又看向对肖老爷说道“肖老爷,现在可以把柳大家请出来了吗,不然的话,在下可就自己上去了!”

    “荒谬!!”

    “呵呵!!”

    只听得大堂内响起两声突兀的冷笑,后面这一句自然是咱们小童同学的口头禅,不过前面这句倒是显得更加的出乎意料,小童看见不远桌上站起一人,身高六尺,剑眉星目,鼻若悬胆,身着白衣儒衫,头戴青白色幞头,正是前面介绍过的方圆。

    (本章完)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xinwen.ysxst.com  承德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